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嘉兴杨飞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如要转载或刊用此博文章,须征得本人同意。 本人邮箱:jxyf33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同学递过来的甘蔗  

2009-09-18 07:04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在北京科技大学读了六年书,还是没能拿到毕业证的黎力,拿着一把水果刀抢了校园里的银行营业点。这样的事情,被有些媒体逮到,是可以炒得很吸引眼球的。不过,我是从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和《南方周末》上读到这个故事的,这是两家严肃的刊物,报道的重点,放在剖析一个贫困生进大学后路越走越窄的原因,这有社会和经济的原因,也有黎力个人性格的原因。但我从报道的字里行间,还读出了另一种原因——我没有看到黎力得到了来自同学的帮助,也看不到班、团干部对黎力有过什么帮助。这和我所熟悉的大学生活,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   掩卷长叹,我想到了我们那时的校园生活和同学情谊,当然,我又一次想起了小漏递过来的那根甘蔗。

  一九八一年春季,浙师大校园内甲肝流行,三天两头有穿白大褂的人到某个学生宿舍喷洒药水,并挂上几盏紫色的灯消毒。染上甲肝的同学会被紧急隔离,治疗几周后即休学回家,要等完全康复后才能申请复学。那段时间,人人自危,大家天天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眼球有没有变黄的迹象,担心紫色的灯会挂到自己寝室里来……甲肝是可以治愈的,真正让大家害怕的是卷铺盖回家,怕久治不愈不能重返校园,也怕回来后成为低年级的插班生。

 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,校园里挂紫色灯的寝室渐渐减少了。就在大家都松了口气时,隔壁寝室的小漏却被隔离了。小漏来自萧山农村,吃萝卜干长大的,喜欢写诗,我和他成为同学后,才知道百家姓还有这么一个漏字。小漏休学回家那天,我和老丁、老刘三个人送他去火车站,我们是班团干部,为同学服务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那时的浙师大还在城市北郊十几里处,进城是一条沙石公路,路两边都是庄稼,不像现在这样和城市连成了一片。公路上有班车,但不准时,车来了也不一定挤得上,为了不误火车,我们步行进城。记得那个上午太阳高照,公路上尘土飞扬,我们三人扛着小漏的行李,边走边说些宽慰小漏的话,关照他好好养病,给他出些早日复学的主意。小漏不时回头看学校,眼泪汪汪的。

  到了火车站,个个满头大汗,我们帮小漏找坐的地方,小漏却一转身出去买了支甘蔗来,甘蔗皮已刨去,小漏就这么拿在手里,掰成一段段往我们手里塞:“吃呀吃呀!”他看着我们汗湿的衣服,满脸的过意不去,却忘了甲肝极强的传染性。我们几个相互看看,甘蔗拿在手里,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不知谁说了句:“吃吧吃吧,已经买来了,也是小漏一片心意。”于是大家就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吃了起来。甘蔗没吃完,火车进站了,送小漏上车时,大家一只手拿着甘蔗,另一只手和眼睛红红的小漏握手。火车一开走,没吃完的甘蔗就被扔进了垃圾箱,我们说:“这个小漏,昏头昏脑,甘蔗怎么可以请别人吃呀!”说实话,我们没人不怕染上甲肝的,但那时我们更怕不吃甘蔗会伤了小漏的心,他已经够伤心的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很幸运,居然没有传染上甲肝;小漏也很幸运,只休学了半年就完全康复了,没留级,还是回到我们班里。

  那段甘蔗,本来我几乎已经忘记了。一九九六年回校参加同学会,碰到小漏时我们聊了很多当年的事情,却没想起有关那段甘蔗的细节。老丁和老刘大概也都忘记了吧,毕竟已经毕业十几年了。但闹“非典”那年的某一天,我却突然想起了那段甘蔗。那天,我在本地晚报上读到一则新闻,说某校一女孩感冒发烧,同学怕她得的是“非典”,竟把她赶出了寝室,让她独自一人在黑夜冒雨走了很远的路回家……

  此后,我就常常会想起那段甘蔗的故事,想起我们当时那种真挚的同学情谊。
 
已刊发:http://jxrb.cnjxol.com/html/2009-09/18/content_293093.ht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