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嘉兴杨飞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如要转载或刊用此博文章,须征得本人同意。 本人邮箱:jxyf33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为富不仁 斯文扫地  

2009-05-09 19:30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    嘉兴南湖西岸的揽秀园里,有一块高2.8米的青石碑——“嘉兴府学重修明伦堂记”碑。此碑刻于明万历三十九年(1611年),碑文一千一百多字,为董其昌所写行书,字迹秀逸潇洒,让人叹为观止。董其昌是松江人,曾多次到嘉兴,留下了不少墨迹。

        董其昌在书画方面造诣极高,是个大师级的人物,官也做得不小,当过南京礼部尚书。按理说,这样一个人物,是应该让人景仰的,然而,董其昌在为后人留下许多精美书画的同时,也给人留下了一个鱼肉乡里、为富不仁的恶劣形象。书画史上,这类有才无德的人似乎不少。

        明朝万历中期以后,贫富分化加剧,社会危机四伏,然而官僚豪绅集团对此却缺乏清醒认识,他们在特权的庇护下,依旧疯狂地聚敛财富,过着酒肉声色、穷奢极欲的生活。董其昌回乡后,可谓富甲一方,家有良田万顷、游船百艘、华屋数百间,然而,因为贪鄙无耻,他在民间的口碑极差。董其昌老而好色,为了“采阴补阳”,年过花甲仍奸淫童女。其三子董祖源拆周围民居扩建自己的宅院,对未能及时迁居的小户,指使奴仆上房揭瓦。其次子董祖常更是纠集地痞无赖,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。董其昌看中松江秀才陆兆芳家的使女绿英,其子董祖常指使家奴陈明率200余人深夜闯进陆家抢人,并将陆家抢掠一空。董家是有官府庇护的,乡人拿他没办法,只好借助舆论,就像如今在网上发帖一样,有人将董家父子的恶行写成曲本《黑白传》,让说书盲人在茶馆酒肆到处传唱。董其昌对此十分恼怒,到松江府告状,要求缉拿写曲本之人。诽谤官员,历来是要治罪的,官府一阵忙碌,捉来个说书人钱二,钱二供称《黑白传》系一个秀才所作。

        董其昌大概是作威作福惯了,官府审不清的案,他要亲自来审,于是在家私设公堂,命奴仆把他怀疑的秀才范昶抓来,逼他和钱二同跪于庭面质,范昶受了凌辱和殴打,回家后没几天就含恨而逝。范家和董家是有姻亲关系的,仗着这层关系,范昶83岁的老母带着儿媳和几个女仆一路哭哭啼啼前往董家讨说法,没想到还没进董家门,就被董家奴仆砸了轿子,又被拖进董家,关上大门毒打。更为恶劣的是,董家恶奴还把这些妇女的衣裤剥去,猥亵凌辱,并把她们拖到董宅旁的寺院前示众。董家的暴行激起了民愤,也引起当地秀才们的强烈反感,他们向府衙鸣冤告状,而董其昌则赶往各处官府打招呼,以为靠自己的关系和势力可以摆平此事。

        官府的不作为,反而使民愤积压无处释放,人们议论纷纷,怨声载道,几天之内,松江城大街小巷贴满了控诉董其昌的小字报,妇女儿童传唱着“若要柴米强(“强”,方言“便宜”),先杀董其昌”的歌谣,南来北往的客商甚至把控诉董氏罪恶的小字报贴到了徽州、湖广、川陕、山西等地。万历四十四年(1616年)三月十五日这天一早,四处赶来讨说法的百姓堵塞了从松江府学到董家门外的道路,骚乱一触即发。府县官员怕激起民变,下令拘捕董氏家奴陈明,杖责25大板。但百姓仍然聚集不散,数万人包围了董宅。愤怒的火焰一经点燃,一场大火就很难避免了。

        此时,如果董其昌带儿子出来认个错、赔个罪,事情也许还有转机。然而,董其昌老爷是在乡里横行惯了的,他并没有意识到大祸临头,以为小小泥鳅掀不起大浪,他的应对措施是让人去打行里雇了些打手来帮助守宅。“打行”是那个时代靠打人吃饭的一个行业,吃这碗饭的人都是些无赖恶少,平时没少干坏事,他们来为董家守门,反而更加激怒民众。董家无计可施,又想出个下流招数,从院墙内向外泼粪便抛砖瓦,结果没能驱散群众,反而把民愤彻底点燃,人们纷纷上屋,向董家房内投掷砖瓦。次日,围聚者更多,有些人是从上海、青浦、金山等地闻讯赶来的。到晚上,有人点燃了董家的房子,火势渐渐烧大,烈焰腾腾。地方官员想带兵救火,但怕引起众怒而未敢前往。董其昌带着家人仓皇出逃,此后在苏州、湖州等地过了很长时间的流浪生活。董家几百间雕梁画栋的亭台廊榭、密室幽房,连同董其昌多年搜集的珍贵书画,全部付之一炬。其三子董祖源的200余间豪华房屋落成不到半年,也被烧成一片瓦砾。几天后,董其昌的别墅白龙潭书园楼也被焚毁,一些寺庙和学堂里董其昌题写的匾则被人砍碎泄愤。

        骚乱之后,有一老者在董宅断垣残壁上题诗一首,其中两句道:“敌国富来犹未足,全家破后不知非。”“不知非”,可算是董其昌的为人特点。董其昌遭此一劫,家产荡然,声名狼藉,但却没有反省悔过之意,而是到处活动,拜访官员,要求处罚闹事的读书人。他放出话来:“杀一百个老百姓,不如杀十个秀才。”他似乎以为,只要将此次骚乱定性为“士抄”(秀才唆使),而不是“民抄”(民众自发),就可以挽回他董大老爷的名声。这场震动江南的骚乱案,最终由苏州、常州、镇江三府会审,采用了一个折中的办法:认定事件起因董氏父子有责任,但归咎于“奴辈不法”,而家产被毁只能自认倒霉;“喜乱奸民,乘机烧抢”,捉几个为首者来严惩;参与闹事的几个秀才,受到革去功名或杖惩的处分。

        此事,野史《民抄董宦事实》有详细描述,官方档案和文人笔记也都有记载,董其昌老爷的名声是无法挽回了。不知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是懊恼还是悔恨?更不知其他官僚豪绅是否从这场风波中嗅到了山雨欲来?因为,大明王朝已经没有几年好太平了。

已刊发:http://nhwb.cnjxol.com/html/2009-05/12/content_246977.ht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